重庆本土作曲家用音乐谱写家乡之歌

缪世聪正在创作。

    重庆本土作曲家、著名音乐人缪世聪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,曾参与2007年俄罗斯中国文化年大型演出的创作与编曲,也为许多国内的著名歌唱家演唱的作品编曲,创作出许多脍炙人口的音乐作品。如今年过六旬的他回到家乡,在较场口成立音乐工作室,用音乐谱写家乡之歌。

    邻居家人生活环境

    万物点滴皆为师

    缪世聪是个地道的重庆人,从小生活的地方离朝天门码头很近,常常听到江面上劳工的声音和纤夫的号子。“‘嘿哟嘿哟’‘收船咯’‘等到起’,我从小就是听着这些声音长大的,到现在都还记得十分清楚。”缪世聪说,这种源于生活的声音非常有穿透力,是他最早的音乐启蒙,为他以后的音乐创作打下了基础。

    “我的邻居张老师是小学音乐老师,从小的耳濡目染,让我在无形之中爱上了音乐。我的哥哥是音乐学院的学生,自小我就跟着他识五线谱,学习二胡、手风琴等乐器。”缪世聪说,因为有音乐基础,他得以进入原铁道兵第七师,成为宣传队的一员。在部队的8年时间,缪世聪翻译了大量音乐名家的乐谱,这些积累为他考上上海音乐学院进行专业系统的学习提供了帮助。

    从小耳濡目染的音乐,对缪世聪的影响十分深刻。“在为电视连续剧《大生活》片头曲编曲时,我就用到了熟悉的音乐元素。我建议主题曲加入“喊剧名”的创意,用川剧高腔和帮腔,定位片子的时空和地域,又用流行音乐拉近,将传统与现代流行乐融合。这一想法得到了包括张国立在内的演员以及导演组的一致肯定。”缪世聪说。

    40岁开始“北漂”

    作品登上国际大舞台

    1993年,40岁的缪世聪辞去稳定的工作,决定“北漂”。“去北京能接触到更多的音乐人,学到更多的东西,也有更大的展示舞台。”缪世聪说,“北漂”期间他得到了这辈子最难得的一次创作的机会。

    2007年我国在俄罗斯举办“中国年”,东方歌舞团找到缪世聪,让他参与开幕式演出的创作。当时,缪世聪需要完成两个任务,一是对谷建芬作曲的《那就是我》进行改编,改编成中国式咏叹调;另一个是对《梁祝》进行重新编曲,适应杂技《绸吊》的表现形式。

    “接到任务后,我既紧张又兴奋,想到能有一次在国际大舞台上展示自己作品的机会,太难能可贵了,一定要拿出自己的看家本领,完美地完成这次任务。”缪世聪说,当时是2006年11月,那时的北京已经很冷了,他每天就在房间和楼梯间徘徊,想着要用什么样的手段、怎样的方式去处理那两首歌,把情绪营造出来。

    经过精打细造,缪世聪圆满完成了任务。2007年3月26日,俄罗斯克里姆林宫国家大礼堂,以《梁祝》为主题的杂技《绸吊》上演,精湛的技艺和独特的表现力,配上凄美婉转的音乐,让5000多名中俄各界人士“看”到中国古代爱情经典。随后,歌唱家刘维维和王晨献上歌曲《那就是我》,展现了中国声乐艺术水平。

    回归故里

    用毕生所学谱写家乡赞歌

    缪世聪认为,重庆的地方特色非常鲜明,但在文化艺术方面亟待提高。2016年,退休后的他回到重庆,成立了工作室,希望用自己在音乐方面所学到的知识和在艺术方面多年的积淀,为重庆的本土文化艺术作出贡献。

    “重庆是我的家乡,我对重庆有着特殊的感情,我希望能站在这片土地上,创作出具有鲜明时代感和浓厚地方特色的音乐。”缪世聪说,2018年8月,他以重庆地区的民歌《太阳出来喜洋洋》为基本素材,不断演变,创作出曲子《巴渝印象》。“我想采用大家都熟悉的材料来进行一种有意识的突破,因为所有的音乐风格,都可以平等地用来创作。”缪世聪说,曲子创作出来后,他邀请了一群音乐界的朋友一起用手风琴将曲子演奏了出来。在第二届中国手风琴新作品征集大赛中,《巴渝印象》获得二等奖。

    缪世聪说,尽管自己已经六十多岁了,但他还会坚持做音乐,而且要把更多重庆元素融入音乐中,让更多人通过音乐,认识重庆,了解重庆。

    记者 姚延洋

编辑:洪滔